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我来为你服务吧
我来为你服务吧
   一阵手机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。我转了个头,把毯子捂在头上,想不去鸟他。无奈手机的音乐效果实在太好,再加上我设置的铃声也实在太给力,我只好接起电话。

  “喂。你好”

  “JR,你还在睡觉吧?”

  “你谁啊?”

  “我考,你XX你个OO,连我都不认识了。”“……我靠。原来是你这个JR,干什么,大清早的?”

  “大清早?现在都几点了你不看看。”

  我拿开手机,看了看时间,9:28.“我靠,你有病啊,还这么早你打毛电话啊。”

  “哈哈,就知道你喜欢睡懒觉。”“睡毛,我……”“好好好,我知道你刚回来,好了,我们都在老地方打麻将,你来不来。”“谁?你们都在?”“是啊,我们都在,你来不来?”“不来,我还想睡觉。”“好吧,那你继续睡吧,等下12点左右吃饭了叫你啊。”

  “好”挂掉电话烦到枕头边上,拉起毯子准备继续睡觉。不得不说,我还是比较喜欢10月,真是个睡觉的好月份啊,开着空调再盖着空调被睡觉真舒服,最适合睡懒觉了。可惜想法是好的,但是现实是残酷的,我发现我怎么也睡不着了,辗转反复之后,无奈之下只好起来。一看时间,10点了,一边咒骂这个JR,一边去洗脸刷牙。洗漱完毕,想了想还是玩会电脑吧。登上QQ没2分钟,就收到一条短消息:起床了?懒猪。

  是她?我感到奇怪,急忙回复:是啊,刚起来。怎么你今天不用上班吗?

  “是啊,今天我休息”

  “……不对啊,今天应该是你上班啊”

  “嗯,我今天有点事情,所以休息了”

  “哦,这样啊”

  “你昨天刚回来的吧?”

  “嗯,昨天下午到的,累死我了”

  “嘻嘻,真的?是在外面玩的累死了吧”

  “玩什么啊,培训一个月,每天不是上课就是训练,连出去的时间都没有,都呆在宿舍了”

  “你会那么老实,我才不相信”

  “哎呀,小女人,我就那么不老实吗?”

  “那是,我会不知道你有几根花花肠子,在外面了你还不是鱼入大海啊,肯定每天在外面花天酒地,泡妞把妹吧!”

  “哎呀,小女人,这么说我坏话,不想活了你。”

  “切,怕你啊。”

  我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,于是回复:“你在家是吧,等着,我来让你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”

  不等他回复,我马上关掉QQ,关上电脑穿好T恤和沙滩裤,下楼打的直奔她家。10分钟后,我就站在3号楼楼下了,按下了507的电子门铃,过了会就门铃电话里听见了她的声音“谁啊?”

  “我来了,开门”

  “你……你还真来啊”

  “那是,你惨了,快开门吧”

  “你这……算了,你上来吧”

  门开了,我进门上楼,走到507门前,一拉门,门开了,进去一看,客厅没人。从书房里传来了音乐声。我在门口的鞋柜哪里换好了拖鞋,走到书房门口,一看,她穿着一套白色印花纯棉睡衣,正坐在椅子上上网。电脑的音响正在放着她喜欢的歌《等一分钟》,发觉我来了,她回过了头。

  “哎呀你这个人真是的,没看见我发你的QQ叫你不要来的”

  “哦?你发我过了,我没看到,我早关掉了。有什么问题?不会是你老公……”

  “你老公在家???!!!”我心里一惊,马上转头四处张望,脚下作势欲跑。

  “得了吧,我老公在家,我还会给你开门啊,再说了,凭你那脑子,我老公在不在你还会不知道?”

  “嘿嘿,被你识破了。既然你老公不在,那我就来了,对了,你儿子也不在吧。”

  “不在,去他奶奶家了。”

  “你儿子倒是蛮可爱的。”

  “那是,3岁孩子是最可爱的时候。”

  “你休息怎么还送他去奶奶家啊。”

  她一怔,脸颊有一点红晕,低头说:“跟你说了我有事。”

  说着,站起来向客厅走去。我有点奇怪,有事?有事还在家上网,不管儿子?

  脚下却跟着她去客厅。从后面看她的背影,纯棉的睡裤紧紧地贴在她的下半身,哎,她走起路来,那个腰那个屁股扭得真好看,既有节奏又有波浪,看着我的裤子开始隆起了。说起来,女人还真是善于伪装的,在单位,她走路向来是中规中矩的,从来不扭腰摆臀的,穿着古板难看的工作服,让人一点想法都没有。

  一回到家,脱掉工作服,她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浑身上下散发着无穷的魅力和诱惑。

  真是一个尤物啊,还好我识货嘿嘿。

  她从茶几上拿了一个玻璃杯,走到饮水机前面,弯腰给我倒水。一弯下腰,她那本来就很翘的臀部,显得弧度更加大了,像一轮满月,勾起人无限的遐想。

  我发现我心里的火苗开始蹭蹭地往上窜了。

  刚想扑过去,她倒完了水把杯子放在了茶几上,坐到了沙发上,对我说:“过来喝杯水吧,你干什么去了,怎么还有汗的?”

  “哦,就是上下楼急了一点。”我边说边坐到了她的旁边,说实话走的那么急是有点渴了,另外心里的火也烧的我很热。

  “那么着急干什么?”

  “嘿嘿,你知道的嘛。|她脸颊一红,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转而问起了其他:”你在上海都培训些什么东西啊?”

  “没什么,就是讲讲课,然后培训下团队合作之类的,还有去一些单位参观下什么的。”

  “这次去的时间比较长啊。”

  “是啊,去了整整一个月啊。”

  “去逛过没有?”

  “有什么好逛得,又不是第一次去上海,再说我一个男人又不喜欢逛街。”

  “嗯,这倒也是。”

  “你今天不是应该上班嘛,怎么就休息了。”

  “我有点事情,所以请假了。”

  “请假?啥事情要请假啊?我看你也没什么事情啊,这么悠闲地在上网。”

  她的脸又红了,没说话,低头去看茶几。

  我更加好奇了,“什么事情啊,说说,也许我能帮你”

  “你?你帮不了。哎呀,你这人怎么那么多问题,别问了。”

  “你不说,我不就更加要问了,来,说说,到底什么事情啊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她还是没把头抬起来,“我生病了,所以请了几天假”

  “生病了?”我心里一惊,“生什么病了,严不严重啊,要不要去看医生啊?”

  她的脸更加的红了,“你,你这人问题真多,不跟你说了”她站起来向卧室走去。

  我紧跟着她进了卧室,她坐在床沿整理衣服,“我说,你怎么支支吾吾的,到底生什么病啊,跟我说啊,急死我了,我带你去看医生啊。”

  她停下了手中的活,抬头看了我一眼,又接着整理起了衣服。“没什么,做了个小手术,在家里休养一下。”

  “还要做手术?我看你样子还好啊,难道是阑尾炎?”

  “不是阑尾炎。”

  “那是什么啊?还要做手术的?”

  “你……你不懂得,不说了”

  我急了,走过去一把把她揽在怀里,“乖,告诉我,什么事情啊?”

  “哎呀,你别这样。”

  “你不说,我就不放了。”

  “我……就是女人的病嘛,你真是的?”

  看她的样子不像做过手术的人啊,女人的病?有什么病要做手术呢?我想不明白。看来要用点办法让她说了。我右手紧紧地搂住她,左手摸上了她的大咪咪,哇,好久不摸了,感觉好像又大了。今天好像里面带的是那种没钢托的胸罩,好像还是纯棉的,摸起来像感觉不到胸罩似地。

  “哎,你别动手动脚的,快把你的爪子拿开。”她伸手想去挡开我的左手,我哪会让她得逞,再说力气也没我大,一边抗着她的干扰,一边继续摸着她的大奶,感觉真好,弹力十足柔软舒爽,简直是极品啊。“那你说,你说了我就不摸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这人……好好好,我说,你先放开我。”

  “好”我放开了她,她坐直了身子,整理了以下睡衣。“那你说啊”“我……”她的脸又红了,到脖子根了。“我?接下去呢?”

  她抬起了头,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地,“我……流产了”说完,双手捂住脸,把头低了下去。

  “啊???流产???你怀孕了?”她捂着脸点了点头,幅度很小。

  “啊!!!不会是我的吧?”

  她抬起了头,分开双手,看了我一眼,眼神很勾人的那种。接着又把头低了下去。“好像……是你的。”

  “啊!!!”我大惊失色,急忙站起来,“我的?真的是我的?你怎么把他流掉了啊,怎么说也是我的孩子啊!你怎么能这样啊”

  我像一只饥饿的野兽,在房间走来走去,心乱如麻。忽然,听到她在旁边扑哧一声笑了。我向她看去,只见她用手捂着嘴巴,满脸的笑意。我更加奇怪,也更加郁闷了,这到底怎么回事啊。

  “你忽悠我的是不是?你没怀孕,没怀我的孩子是不是”她一边笑一边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。“姑奶奶,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,又是笑又是摇头点头的。”

  她不说话,还在那里捂着嘴笑。我郁闷了,走过去,把她一把抱过来坐在我的腿上,双手从睡衣下摆伸了进去,握住了她右边的大奶。“快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“哎呦,别乱摸啊,怎么还伸进来了……快拿出去。”“那你快说,不说我就扭爆它”我作势加了点力气。“啊……痛,轻点,快拿出去,我说还不行嘛,快拿出去。”我把手从衣服里面抽了出来。“快说”“好好好,我说,你放我下来。”“不行,就这么说”“你这人……”她瞟了我一眼,很妩媚的那种。

  “宝贝,乖,告诉我啊,我现在真的是一头雾水,你快告诉我怎么回事啊。”

  她低下了头,“我真的……怀孕了。”“哦?谁的?”“废话”她抬起了头,看着我,“真以为是你的啊,你都不想想我们多久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好像感觉不大好意思,又低下了头。“哦?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“一个月了,上个星期一我去做的手术。”“哦,那到不是我的,算起来,我们有3个月没见面了,我出差了半个月,又去培训了一个月,加上前面的时间,算算大概有四个月没做了。”

  “做,做你个头。脑子里整天就想着这些色色的东西。”“嘿嘿,宝贝,那还不是因为你是在是太迷人嘛。”我说着,手又不自觉地向她睡衣下摆伸去。

  “别乱动,再伸我就把你赶走。”“嘿嘿”我干笑了一声,手又缩了回来。

  “那么说,是你老公的?”

  “嗯”“哇,你们是不是还想再生一个啊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那怎么动作这么大啊,没带套吗?你不是说你老公快射之前,都会带上套子吗?”

  “不是,不是这样的。”

  “那怎么?”她又低下了头,“上次他去日本出差,去了2个星期,回来的那天晚上,就……就没带。”

  “哦,他回来的那天晚上你们就做了?然后他没带套就射进去了?”

  “嗯”她声音小的像蚊子。

  “是你主动凑上去的?”

  “哎,你这叫什么话呢?”她抬起了脸,对我怒目而视,“我们都老夫老妻了,我主动凑上去有啥不对的,再说了我也饿……哎呀!”她突然捂住嘴巴,脸通红的。

  “我听到了,嘿嘿,原来是你饿了好长时间了,都骚的不行了,所以他一回来,你就迫不及待的要做了,对吧?”

  “你这人说的真难听,什么叫骚啊,哪叫正常需要好不好。切,你们男人就不需要了?还不是个个都跟狼似地,一上来就……”

  “哦?一上来就怎么了,说说”

  “不说了,我就随便说说”

  “我知道你随便说说的,你继续说,我听着呢。”

  “听什么听,不说了。”

  “说嘛,乖”我一边哄她,一边手轻轻抚上了她的胸部,这次她没有拒绝。

  我心中一喜,慢慢地在她大奶上揉搓。她的呼吸慢慢地重了起来,我右手从她腋下穿过去,握住了右边的大奶,继续捏搓。

  “宝贝”

  “恩”

  “说来我听下啊”“有什么好说的,轻点……”

  “我想听嘛,你说说嘛。”

  “哼,你想听啊?”

  “想听,想听”

  “晚上吃完饭,我们就做了。”

  “没了?”

  “没了”“具体点好不好?”

  “你这人……哎,轻点啊……他回来那天,我早把孩子送去外婆家,然后煮好饭,等他回来,服侍他吃完,穿了一套性感点的内衣,他一下子就扑过来了,比我还饿呢!”

  “哦?性感点的,什么样的?”

  “哎呀,就是蕾丝的胸罩加丁字裤。”

  “哇……这么给力啊!”我顶起了,非常的硬,我清楚!我的手上开始加重了力道。

  “什么叫给力啊。他那个叫饿狼传说。哎,你下面的又做坏了”

  “不做坏那还正常啊,你们做了多久?”我左手慢慢下移到了她的小腹。

  “这个你也要问啊?”左手在她阴毛处抚摸。

  “你说啊,我想听。”

  “他啊,他做了2个小时……”

  “哇塞,他真厉害啊。”我开始解她的衣服扣子。

  “他不厉害也没办法,我没让他休息过。”

  “……你还真骚啊!”

  “说什么呢你,我不就是需要强了点嘛,那也就是那天,不知道怎么想的,就是特别想要。平时没这样的。别,别摸。拿出来,快点拿出来。”

  我的手伸进了她内裤里了,刚摸到毛毛,她就伸手阻止了我,好像很用力的样子。我才不管她呢,我都快被火烧死了,手继续向下伸,另一只手顺利解开了她的衣扣,摸到了她的胸罩。

  她忽然很用力地推开了我的2只手站了起来,严肃地对我说:“别,不要这样,你不能碰我下面的”

  “为什么啊?”我又向她伸手。她很坚决地推开了,“流产后,就相当于坐月子,也是不能碰的,等你以后有老婆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心中一凉。气球戳破了。“那我怎么办啊,我想要你。”

  她过来坐在我身边,手抚上了我的脸,微笑着说:“所以我叫你别来,就知道你忍不住,怕你碰我。乖,等过段时间再说,今天就算了啊。”

  “那我不碰你下面行不,我想你好久了,都四个月不碰你了,真的想死我了。

  让我摸摸你的大咪咪好不好啊。”

  “你啊,唉……真是我的冤家啊。”

  有戏,我一伸手抱住了她,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。她惊呼一声,“你轻点”。

  我轻轻地揭开了她的衣服,里面是一个白色的胸罩,没蕾丝没花边,质感好像是纯棉的。“怎么今天穿这么土?”“你知道什么,纯棉的舒服,再说我现在要保护。”“哦,坐月子也要保护吧。”“唉,跟你说不清楚,以后你就懂了。”

  把胸罩往上推,2个大咪咪就露了出来,真大真白啊。一直迷恋她那2个宝贝,真的是宝贝啊,又大又白又软,还不下垂,真是极品啊。我的两只手慢慢地在2个大奶上转圈,时不时地碰一下奶头。“恩”她发出一声低吟,随着我手上的加重,她的呼吸又粗重了起来,若有若无的呻吟也从她嘴里发出。手摸不过瘾啊,我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了她左边的奶头,轻轻向上提拉,嘴巴却含住了她右边的奶头,开始做婴儿吸吮。“恩……恩……哦……轻点……”呻吟声变大了,她的双手在我头上轻轻的抚摸,感觉她的手用了点向下的力量,想把我的头彻底压进她的一对大奶中去。我贪婪的又吮又摸,忙地不亦乐乎,真香啊,真软。咦,这是什么?嘴里有味道,抬头一看,她又把我的头猛地压了下去,“别看”,别看?

  我都已经看见了,我急忙又抬起了头,真的,真的没看错啊。右边的奶头上,被我嘬出了2个白色的点,舌头舔了一下,母乳!“呀”她轻呼一声,双手捂住了脸,脸好红啊。我用手指沾了点,放在她眼前,“这是什么啊?”“不知道”“哦,你咪咪出来的东西你怎么不知道啊”她一只手捂着脸,一只手打掉了我的手,“我不知道”我扒开她捂脸的那个手,“说,这是什么啊”她脸红红的真好看,“说说看啊”她猛地睁开了眼,“说,说你个头,不就是出了点奶水嘛,有什么好奇怪的。哼。”我嘿嘿一笑,“那我看看左边有没有。”嘴巴吸上了她的左奶头。“你……哎,轻点,别那么用力啊。”忽重忽轻地吸吮,她又开始呻吟了“恩……啊……”

  一只手没闲着,慢慢地伸进了她的睡裤里面,“别碰,别碰下面啊”“我不碰,让我看看,就看看。”手往下拉她的睡裤,嘴巴继续吸。“啊……你这人……恩……真无赖”我可没空回话,可恶,屁股压在床上,裤子拉不下来,咦,拉下来了,好像是她轻轻抬了一下屁股。哦,原来你还是要的嘛。抬起头,往下看去,她下身和胸罩一样,一条白色的无蕾丝无花边的纯棉内裤。我跪在地板上,双手分开她的双腿去拉她的裤沿,咦?内裤中间怎么有一块水渍,嘿嘿,湿了吧,看这个面积,很湿啊。既然湿了就别客气了,我双手一使劲,把她的内裤拉到了大腿根部就拉不下去了,原来是她的右手紧紧抓住了裤边。下身的美妙光景已经露出来了,她下身的毛毛很茂盛,据说下面毛多的人欲望很旺盛的,原来我不懂,遇到她之后我才明白,古人诚不欺我也!

  “别,别拉下来了,真的不行……”不行?不行你还发大水?她左手也来拉了,时不我待我,我下定决心嘴巴往前凑,找准位置在哪个硬起的小点上舔了一下,“啊……”她像触电一样颤抖了一下,手立马就松了,我抓住机会一把把她的内裤拉到了膝盖下面。这下能好好看看了,咦,双手挡着阴部不让我看,没事推开就行了。她熬不过我只好放弃了。

  哇塞,真是没白来一趟啊!推开她手的一瞬间,我清楚的看到一道晶莹的液体从她的仙人洞里面流了出来,流经会阴流过菊花洞,滴在了床单上。我草了,还要继续调情?调毛,直接上吧,我真的受不了了。脱裤子很轻松,只是下面硬的太厉害,拉下来的时候用手拨了一下才拉下来,也没拖到底,只是一脚把她的睡裤和内裤踩到了底,下身直接向前挤,鸡巴瞬间就顶在了她的洞口前,就在这时,她双手托住了我的小腹,“别进去,真的不行啊”“姑奶奶,都到门口了,你不让我进去,我会死的。”她看我的眼光很哀怨,双手牢牢地抵住了我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住了我,我都TM的快急死了,到门口了不让进,几个男人受得了了,但是当我的眼光与她接触上,我忽然就清醒了点,看着她的眼睛,好像有点尴尬。她就这样看了我会,叹了口气,“唉,你要真想,那我给你,只是希望你轻点。”说完就闭上了眼睛,脸转了过去不看我了。我……我怎么办?真上了我估计我们之间今天就是最后一次了。再说我也从来没把她认定为一个单纯的炮友,我们之间还是很有感情的。我草,真不是人干的活啊。天人交战了一下,算了吧,日子还长着呢。以后也不是没机会,再说她还没恢复,我就这样上了也是对她的不负责。虽然我不懂,但是也知道坐月子时候做爱,对女人是有点影响的。老天爷不开眼啊,自己也是莽撞了,没问明白就来了,结果……

  我又起了一个念头,既然鸡巴享受不了,过过手瘾和嘴瘾也是好的,再说能把她弄舒服了,也有助于增进我们的感情不是嘛。想着我就对她说“没事,是我莽撞了。你别动,我来为你服务吧。!”

     【完】